主页 > 网店店铺转让 > 咸鱼网店转让 >

App膨胀十年:手机“空间杀手”的诞生

  • 推荐星级:
  • 授课对象:
  • 上课地址:
  • 授课学校:
  • 浏览人数:
课程价格:
  • 课程详情
  • 学校环境
  • 课程评价

这篇文章《Web已死,互联网永生》自信地宣称,苹果的“iTunes App”模式将彻底改变未来互联网的形态,甚至是人们的生活方式,而这一切都将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。

103010的自信不是没有道理的。2010年,苹果相继发布了划时代的iPad和iPhone 4,并以新颖的App应用形式,不断蚕食着昔日霸主诺基亚的市场。

当时《Wired》写道:“我们前面有苹果、iPhone、iPad这样的重卡,成千上万的消费者已经在用钱包为这样的App型体验投票了。这使得后网络时代的光明前景看起来更有说服力。其实App的时代已经到来了。”

App的时代确实来了。过去十年,App几乎重新定义了互联网。现在每个人的智能手机里都有数不清的app,每天打开浏览器的次数可能不到3次。

然而,与《Wired》的预测不同,以App为代表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其实并没有那么美好。十年来,App从一个给人们生活带来便利的工具,逐渐成长为一个吞噬人们手机空间的大熔炉。

回到2011年,手机的容量可能只有今天的几分之一,但几乎没有人提到手机空间的不足。2021年,手机存储大幅提升,但空间不足的抱怨不绝于耳。这种变化的背后,野蛮生长的应用无疑首当其冲。

因此,本文将通过以下三个问题来分析App这些年的众多变化以及可能的未来:

上个月,我的大学同学关羽找到我,让我给他推荐一款新手机。理由是“两年前买的手机,64GB的空间不够用”。

在给他推荐了一款符合他需求的256GB手机后,我问他是什么占据了他手机的巨大空间。关羽的回答并不意外:“微信、QQ、淘宝、Tik Tok,都是几个G”

Android和iOS智能手机,出厂时系统会占用一部分空间。关羽使用的64GB手机可用容量一般为50-55GB。如果一个App占用2-3GB,一个64GB的手机只能装20-25个App。

但早在2017年,极光数据的报告显示,国产手机平均安装的app数量已经达到50个以上。2020年,这一数字进一步增加到70多。

一方面,生活中对app的需求强烈;另一方面,手机的容量跟不上app不断膨胀的体量。像关羽一样,越来越多的用户觉得他们的手机空间不够用了。

由于手机App的具体占用量会随着个人使用习惯的不同而不同,其变化大致与安装包量的变化呈正相关。吉欧派以手机App的安装包量为例,以五年为周期,展示国内众多热门App安装包量的变化过程。

需要提到的是,目前Android客户端已经普遍采用了动态加载技术(点击后下载相应模块)来减少安装包的体积。相比之前安装包的体积,这个图的参考价值会有所减弱,iOS客户端的最新体积会更有参考价值。

可以看到,2012年4月,除了微信的6.9MB外,国内大部分主流app的安装包量都控制在5MB以内。当时国内最新的手机,iPhone 5s和三星Galaxy S3,16-32GB的起步存储空间,显然是够用的。

2017年4月,国内app的体量已经开始大幅扩张,其中淘宝的安装包已经达到74.9MB,比5年前增长了20多倍。微信和QQ的安装包都在40MB左右。相比功能单一的微博、优酷,安装包的体积已经超过50MB,是之前的几十倍。

但此时手机空间的增长远远赶不上App体量的增长。当时国内新发布的iPhone 8系列的起始存储空间为64GB,而华为上半年发布的P10系列手机的存储空间仅为64-128GB,仅比5年前增长了1-2倍。

到今年,我们以iOS客户端安装包的体积为参考,各种app的安装包都统一突破了250MB。其中,腾讯的微信和QQ以超过500MB的巨量安装包一骑绝尘。Tik Tok、淘宝和贴吧也突破了400MB。

这时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存储空间,微信占了20 GB,QQ占了10 GB,淘宝、支付宝、Tik Tok占了近5GB,美团、JD.COM、哔哩哔哩占了2GB多,一点都不惊讶。

毕竟相比过去十年安装包量的增长速度,app所占空间的增长速度还要慢一点。但相对于每五年只增加1-2倍的手机存储空间,App的扩张速度,无论是安装包还是占用空间,仍然远远超过手机空间的承载能力。

我们很容易发现的是,这些年来App体验的变化似乎没有App所占空间的变化那么剧烈和巨大。

然后这十年,app的体量几十倍,上百倍的飙升,吞噬了越来越多的手机空间。他们在哪里?

“我想把一切都加到里加,但事实上,有一大半是不必要的”。谈起App这几年的疯狂“扩张”,转行的前App产品经理刘智并不意外。

在移动互联网蓬勃发展的那几年,他参与了一款壁纸App的开发、更新和迭代。为了增加用户数量,他参与的App从只有壁纸显示和替换功能的基础版,变成了智能锁屏、新闻资讯、视频播放、手动处理等各种新功能,App的体积也逐渐变得臃肿。

现在打开名为“小而美”的聊天App微信,发现页面上的视频号、直播、购物、游戏、小程序引人关注;打开淘宝,首页的飞猪、闲鱼、好药、饿了么、淘宝贴膜都在提醒你,它不再只是一个简单的购物App。

以前做了无数贴,现在可以随便点点小游戏和短视频。微博、美团甚至地图App中的限时红包抽奖、0元水果抽奖等功能如此显眼,让人很难忽视它们的存在。更不用说各种政策管制前点几下就能借到钱,但与贷款资质无关的app了。

这一切的开始可以追溯到2013年左右,用户流量从web向移动端的大规模转移,被称为“移动互联网圈地运动”。

2013年,当时国内最大的视频网站优酷土豆宣布,移动端对总流量的贡献已经达到50%;百度当年财报也透露,移动业务营收达到20%,较去年大幅增长;当年移动端网购交易额突破1000亿,淘宝客户端一年新增用户超过1亿。

随着智能手机的快速发展,用户流量成为各大厂商争夺的焦点,App成为他们抢夺用户的利器。在激烈的竞争下,BAT等大厂祭出收购入股的大旗,越来越多的app被分入大厂的版图。

但同派系的App分裂,不利于占据更多的用户流量。根据2013年TNS调查的数据,前三大app占iOS平台用户使用时间的38%,前五大app占Android平台用户使用时间的34%。

一个显而易见的改进方法就是摆在大厂商面前。——将旗下众多app的功能集中到自己最有优势、用户最多的app中,构建一个流量入口最大的“超级app”圈子来占领用户。

于是,积累了大量用户的微信、QQ、淘宝、支付宝、微博,成了大厂投入资源最多的正面战场。

开始在聊天App上看新闻,刷短视频,用小程序下单;该支付应用程序可以订购外卖,购买电影票,甚至出售二手。曾经,只能发布140字征文的App,可以带货,抽奖,购物.

不管用户是否需要这些功能,大厂们都想通过这种方式占领更多的用户和流量。但是这些应用程序中的部分

在App聚集更多功能,越做越大的过程中,国内安卓应用开发和推送生态的无序也在助长App的野蛮生长。

在国内,由于谷歌早已退出中国,国产安卓手机无法使用统一的GMS服务框架和FCM推送。这就使得国产app很难轻松实现统一推送,却不需要应对Google Play对应用在后台活跃、接入第三方SDK和代码库的严格审核。

这就给了很多国内的App开发者和他们背后的平台一个机会。app可以访问自己的推送框架和浏览器内核,后台强行加载数据,互相唤醒,读取用户信息,访问大量第三方SDK,甚至进行热更新。

以国民app微信为例,通过应用架构查看软件LibChecker,发现微信App在国内应用市场的原生库条目达到159个,内置了自己的X5浏览器内核。Google Play版微信只有87个原生库,内置的浏览器内核也被称为谷歌的Webview。

国民级app也是如此,不难想象其他app在开发过程中的无序程度。这些让后台一直保持活跃、获取用户信息的操作,也进一步扩大了应用的体积。

2020年4月,小米在MIUI 12中内置了“flare”功能,可以观察应用的敏感行为。无论是微信、QQ、淘宝等大型app,还是王者荣耀、和平精英等手机App,或是虎扑、微博、拼多多等稍逊一筹的App,都被发现存在频繁阅读、请求权限、互相唤醒等问题。

然而,这一功能并没有阻止应用开发者及其背后的公司无序开发应用。

2021年10月,iOS 15更新“记录App活动”功能后,有网友发现微信、淘宝、QQ等App存在重复阅读相册的行为。经过对安卓用户的实测,发现安卓app依然存在这样的问题。

在字节跳动头条和Tik Tok算法开启新时代后,App用户对用户流量、信息、活跃度的需求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。

除了获取新用户和用户流量的需求,app也在尝试通过用户画像精准推荐广告和内容的形式,进一步挖掘用户背后更多的价值。用户画像需要记录用户在使用App时的各种操作,这些功能实现背后的代码让App有点膨胀。

此外,微信、QQ等即时聊天app的聊天记录和缓存的存储机制也进一步促进了app占用手机空间的增长。

在“小众软件”论坛中,有网友详细拆解了QQ占据20GB以上的手机空间,发现仅Chatpic(聊天图片)和Shortvideo(聊天短视频)文件夹的内容就占据了高达8.4GB的空间。

这些内容大多来自QQ前台群聊消息默认接收的图片和短视频。虽然用户在使用过程中可能不会太关注大部分的群消息,但是存储空间并没有因为用户不看而减少。和QQ使用相同存储机制的微信,又多了一个吞噬手机空间的理由。

至此,回到最初的问题,膨胀的app究竟是从哪里崛起的?表面上看,不必要的功能越来越多,互相唤醒并保持活跃的需求,不合理的文件存储机制。

但这些事情的背后,代表了开发者和公司对挖掘用户价值的无尽渴望。中国无序的App开发环境,一直得不到明显的改善,共同造就了今天吞噬巨量空间的畸形App。

2016年,绿色卫士的App开发者OasisFeng和爱范儿的子公司AppSo共同发起了Android绿色应用公约,旨在更好地访问第三方SDK,同时限制后台无序应用的App的功耗,避免手机存储空间不足和停滞。

然而,自那时以来,这项公约没有得到广泛的响应。只有宽、即时、知乎、Flipboard等少数app宣布支持,目前基本处于停滞状态。

2017年,工信部牵头成立了统一推送联盟。设想未来终端厂商提供系统级推送服务,不再允许app在后台保持持续连接。同时,各终端厂商实现推送通道接口和功能的统一,方便开发者接入。

如果统一推送联盟成为现实,App为推送功能添加的代码库和模块有望减少,其体量可能会得到一定程度的控制。

但由于国内的推送服务众多,如腾讯的TPNS推送、阿里云的消息推送、友盟SDK等,这些国内知名的应用像微信、淘宝、QQ、美团都在各自为战,由于种种原因未能接入统一推送联盟。

虽然很多国产手机厂商都宣布支持这项服务,但是统一推送联盟还没有正式上线。

无论是开发者的呼吁,还是工信部等相关部门的领导,都未能让膨胀的app踩下刹车。这似乎也预示着,只有App背后的公司,才能最终让App轻量化。

在过去的几年里,多家公司开始推极限版App。据QuestMobile统计,腾讯已推出QQ极速版、视频极速版等应用。微博、爱奇艺、知乎也都推出了极速版。此外,Tik Tok和Aauto Quicker这两个短视频应用程序都将极限版视为重要位置。

相比普通版,上述极速版的安装包体积明显缩小,也被视为大厂推动App轻量化的一次尝试。

不过,QuestMobile的研究报告也表示,大厂开发极速版运营可能并不是为了推动App的轻量化,而是为了进一步抢占以低端手机用户为代表的下沉市场,为公司业务寻找第二条增长曲线。

同时,作为很多公司最大流量入口的普通版App,也没有衔接。

2022年1月,手机QQ迎来了大版本更新,内置游戏开发引擎虚幻4,也导致QQ的安装包量首次突破800MB。上周微信推出了新的微信农场功能,很多用户吐槽不实用,但毫无疑问,加了这个功能的微信体量有点大。

淘宝和Tik Tok这两年赶上了商品直播。店内的直播和产品视频甚至开启了自动播放模式,视频缓存默默吃掉了更多的手机空间。

知乎,贴吧,豆瓣,这些网站,最后都在网页上,简单的限制了手机的网页功能。如果他们想看更多的文章,往往会弹出窗口“打开App查看”。被应用程序的大小劝阻的用户甚至似乎已经无路可退了。

看了这两年这些app的运营情况,我们可能很难对app的未来发展有信心了。在增长仍遭遇瓶颈的移动互联网市场,企业仍在争夺用户流量,App注定仍是他们争夺的工具。

至于“轻巧易用”的用户体验,给用户留下更多的手机空间,短期内仍然不是这些互联网公司的优先考虑。未来几年App的体量扩张将大概率持续。

现在App统治的生活,显然已经和《Wired》想象的美好App时代不一样了。当App已经以远超手机性能和空间增速的速度变得臃肿,即使是众所周知的安迪-比尔定律也不足以自圆其说。

但这一切都是App这种形式的错吗?回顾App近十年的发展历史,真正影响我们使用App体验的,可能不是App本身的形式,而是不断给App添加无用而复杂功能的开发者和公司。

当App所承载的利益需求已经超过了它给生活本身带来的便利。已经吞噬了太多空间和时间的臃肿App,可能在未来的某个时刻不可避免地迎来反弹。

网上报名

学校信息

职业资格证即职业资格证书,是表明劳动者具有从事某一职业所必备的学识和技能的证明。它是劳动者求职、任职、开业的资格凭证,是用人单位招聘、录用劳动者的主要依据,也是境外就业、对外劳务合作人员办理技能水平公...

同类课程推荐

返回顶部